献祭

想到一个自认为很恰当的比喻,“创作”这种行为有些类似于献祭。

祭品是你牺牲掉的那些东西,祈祷得到的无非是一点虚无神明的恩泽。

每个人都大致清楚,自己想从创作中得到的是什么,所以知道要把祭品献祭给哪个神。

牺牲在你的承受范围之内吗?神明什么时候显灵?或者说一定会显灵吗?你足够虔诚吗?

等等诸如此类古老的问题,对人来说真是至关重要又非常纠结的思考。

对神明来说呢?——不值一提。

深蓝房间

为什么AM04:30到AM05:30的房间会是深蓝色的?因为此时窗外的天是深蓝色的。

为什么此时的天是深蓝色的?手机上查,说太阳光透过大气层,会产生漫射。

我反倒觉得,也许是我脑海太深、太暗、太蓝了,海水倒灌了这房间。

想去上班了。
想回到每个月领一份固定的工资,把精力奉献给无意义的经济。
想买辆车,虽然也不知道要开去哪里。
想给猫买更好的猫粮,给它们买一座爬架。
想攒钱带妻子出去旅行,北海道或者再去一次宇治,在京都住一阵也好。
想想罢了,估计自己再也不会去上班了。

林亦含

还没看过小说。
发言与观点都挺朴实的小姑娘,生死的事,看得很清澈,谈话的方式也很能触动我。
然而,这个世界关于作者的讨论太过无聊了。
就像是语文老师在教你做阅读分析一样,可怕且功利。

雨水主义

每次快落雨的时候

我丧失了语感

集体则丢失羔羊

在起风的季节

皮鞭放在青草上

我们溜进蒙古包里

把从黄河里捕捞到的蛇

投入装满了长江水的铁桶中

你认为这里终究没有广阔和无垠

蜻蜓无法起飞

我则郑重宣布:

我从来就不会写什么诗

只写过你

Nex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