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人类社会真的像《攻壳机动队》里一样电子脑网络化,意识都可以抛弃身体随意在网络上游走,那还真是挺悲剧的,人的意识有时候比人本身暴戾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