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个和虚无作战的战士,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虚无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