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时候看别人烦恼,就会想起他们当时快乐的样子。我想,这样是不是也挺好,就像心跳的频率线,有谷底有波峰。如果同我一样太过于平直,是不是跟死了没什么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