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2016

左眼

梦到一个和自己没什么太大关系,也没见过的人,给她设定了一种长相,她说我眼睛很光亮,但是左边眼睛的眼角有一点问题(梦里她说了一个很专业的词,但我忘了)……

记忆

现在是真的不同了,睡前想到的什么,都要赶紧记下,生怕第二天起来就忘了,以前不会这样。

嚼维生素咀嚼片

嚼维生素咀嚼片,樱桃口味

想起以前有个人说

如果我去北方

请我吃樱桃

12年前的中午

她同我走进一家早餐店

戳破了包裹着江河的饺子

我们也只能乘竹筏顺流而下

去打捞海藻

她说

等你以后想起来了

你嚼到的

就是这世间的甜和咸

危险

今天差一点,这个网站就没了,好在想办法解救了回来,把想法托付给记录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很容易它就不复存在了。

关于精准表达

1、有些事物,是很难被描述出来的,语言和沟通,本身存在着巨大局限,人们往往忽略的这点;

2、更多的话语文字,并不意味着可以更详细,有可能是原地打转,有可能是适得其反;

3、表达的精度是会随着表达习惯改变的,而该死的表达习惯,也很善变且容易受到他者影响;

4、只想提醒自己,注意进行精准表达,以上都是废话。

记三件事

1、最近很糟的心情几乎要被《吹响吧!上低音号》治愈了,宇治场景好还原,还出现了我走过的桥头,去过的神社;

2、今天上午从城西南到城东北,下午折返,不同路线,到处都是灰,感觉每个人都活在浑浊里,观测站数据显示,这是轻度污染,鬼才信;

3、读幼儿园的时候的事,几乎什么都不记得了,唯独一个记得很清楚的是,自己常常因为别的小朋友流鼻血自己不流而悄悄骄傲,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一样。最近老是流,今天还滴到了床单上……

智齿

其实也不算意外,某图书公司的编辑告诉我,出版社那边的消息是小说太敏感,出不了了,帮我联系了另外一家,也暂时没有回应。

要说不难过是假的,但确实没有那么难过,相比于付出的心血和工作来说。

还是得想办法发布的,虽然可能这样一来就很难靠它挣到什么收入了。

今晚智齿开始发疼得厉害,得赶快去拔牙,不能再拖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