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难说今天的大选会对远在另一个国度的我带来什么改变,感觉既期待改变发生,又觉得是无所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