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6

失真

看完电影《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去豆瓣标注,就顺便看了其他人的评价。
不出所料有不少人觉得不懂,我最近一直被“不懂”这个问题困扰着,当我们去欣赏一部作品,究竟有什么“不懂”呢?为什么会“不懂”?或者说,为什么那么想要“懂”?
我的一个判断是,是不是在现实之中,有很多人的生活是属于已经“失真”的状态。他们过于追求简单的逻辑关系,或者直接了当的情绪和道理,有人告诉他世界只有黑白两种色彩,那么他就愿意活在黑白中,有人告诉他世界只有对与错,那么就是对与错,其实挺可怕的。
我不清楚是谁在维持着这些人“失真”的世界不崩塌,我觉得从天然的角度来讲,一个人要活在失真的世界里,不应该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吗?

矛盾

以前我觉得,创作小说或者电影、动画、游戏等其他作品,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但现在我能理解为什么小说的创作可以更为纯粹了,因为省钱。
尽管创作者往往会受到很多事物的干扰,比如读者反应,生活经验,一旦牵扯到钱的问题,尤其是太多的钱或者别人的钱,创作就无法太纯粹,这是无可争辩的。

孤独

有时候会觉得孤独就像胡须和指甲,每次要出门见人的时候,想起来要刮一下,剪一下,等到下次出门,才会惊讶它们怎么长得这么快啊。

读者

我一直觉得,作为创作者,不和读者讨论任何与自己作品细节内容有关的问题,才是对读者的尊重。好的作品应该像一面镜子,你自己能从里面看到的,才是属于你的。如果他什么也没看到,要么是镜子不够好,要么是他眼光有问题。你告诉别人镜子里他看不到的东西,实际上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批评家

看完一则动画电影的评论,从社会时代分层人群的角度来解释动画导演的创作和它们的流行,虽然不太认同,恐怕导演自己看了都要惊讶这些复杂的想法吧,但还是点了有用。

批评家们挺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