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017

佳作

作为一个还算重度的豆瓣用户,我认为影评与书评本身是个很好的好东西,可以让你了解到从不同人眼睛里看到的作品是什么样子的,其中甚至不乏很多会让你激灵的观点。

不过打分或评论网站给人们造成的一种误会是,自己的评论或者意见对于作品来说很重要,是参与了作品本身的。但事实是:作品的评分反映的是某个当下时代,大众与作品的距离,甚至还带有很强的地域色彩,在时间和空间上都很局限,并不是一把客观反映作品质量的标尺,更无法参与作品本身。

一部作品是否算佳作,在它完成之时就已经定性了。作者的储备和才能到底有几斤几两?他倾注的心血是多是少?那么作品在这两条坐标系的交点,就是它的准确位置。

所以其实“这部作品这么好,怎么才7点几?”或者“这部作品挺一般的,为什么能拿到9点几?”这样的疑问是没什么价值的疑问,想得越多,浪费的时间也越多。

安全

刚才想起来给这里的服务器托管续了费,支付宝余额里已经没有钱了,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如果生活的安全感来自金钱,那么我现在真的已经很不安全,希望春节之后能有所转机,必须去找一份工作了。
我在这么窘迫的时候还如此小心翼翼维护这里,其实也挺奢侈的,不过没办法,这里大概给我提供了另一种层面上的安全吧。
在公共网络里,说话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稍有不慎就会陷入争辩,但我又实在是不善于和懒得争辩,也不是说完全无意义,只是性格上的不太喜欢。
写日记呢,又觉得太过私密,总有一种担心被发现的危险感,也不安全。
所以,像这样安然讲出,不用在意被什么人看见,却不怎么会被什么人看见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
人类社会真的非常有意思啊,但是也非常危险,对吧?

无言

一旦进入写作的状态,我就会在生活中变得很异常,失去了对大部分事物的看法和观点,也不想说任何话,但偏偏同时又存在着强烈的表达欲,好像有什么东西一定要倾诉出来,其实又空无一物。

这种感觉真是太折磨人了,它在吮和噬着我生活的全部精力。

新年

新年的第一天,吃了烤肉、烤鳕鱼,喝了梅酒,买了一本贵志祐介的台版书(很花哨的封面和标题),晚上和妻一起连续追完了jojo第4部没看完的内容,吉良吉影终于被打败了。

作为离群索居了近一年的人,并没有感到时间会被分割成新旧,日子过得飞快一如往常,我又还是那么缓慢迟钝。

没有好抱怨的过去,也没见到什么太光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