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进入写作的状态,我就会在生活中变得很异常,失去了对大部分事物的看法和观点,也不想说任何话,但偏偏同时又存在着强烈的表达欲,好像有什么东西一定要倾诉出来,其实又空无一物。

这种感觉真是太折磨人了,它在吮和噬着我生活的全部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