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船长

没有船

我行在宽广的河床上

没有水

饥饿的翠鸟飞来

从我清澈的皮肤上掠过

激不起什么波澜也无法捕捉心田的鱼群

芦苇是我孤寂的水手

他们在风里向我控诉

为何在这光荣的日子里

物质要繁华不朽

为何在这么光荣的日子里

看不见炊烟也看不见灯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