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一个自认为很恰当的比喻,“创作”这种行为有些类似于献祭。

祭品是你牺牲掉的那些东西,祈祷得到的无非是一点虚无神明的恩泽。

每个人都大致清楚,自己想从创作中得到的是什么,所以知道要把祭品献祭给哪个神。

牺牲在你的承受范围之内吗?神明什么时候显灵?或者说一定会显灵吗?你足够虔诚吗?

等等诸如此类古老的问题,对人来说真是至关重要又非常纠结的思考。

对神明来说呢?——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