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17

欣慰

令人欣慰的一点是:在中国明明有数不尽的子民在习惯性地期待和崇拜圣君,但是一些有真正野心和魄力的家伙,却只对做自己诗歌/文学/艺术世界里的国王有兴趣。

看着那些出名的人们,吵吵闹闹地说着那么可怕绝望而不自知的话,真想自己是一只蚕,可以吐出丝来,把自己裹在茧里,什么都听不见才比较有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