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意识到世界局势的复杂,就越觉得无力。

这种无力感,并不是你以扼住命运喉咙的姿态就能摆脱的,它和个人的命运不同,就像一阵《叫魂》里的妖术,是一种集体意识的洪流,所有人都只能漂浮其中。

喊非杀不可,或者喊不要杀,要和平,都凭一些嘴,都觉得自己正义又强大。你想得越多,越充分地理解他们各自的道理,你就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所以你成了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