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似乎是一个人人都能追求理想的时代了,不过有件事情常常难以自觉,很多人追求的那些理想的实质,是在追求一种阶级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