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郭沛文

想去上班了。
想回到每个月领一份固定的工资,把精力奉献给无意义的经济。
想买辆车,虽然也不知道要开去哪里。
想给猫买更好的猫粮,给它们买一座爬架。
想攒钱带妻子出去旅行,北海道或者再去一次宇治,在京都住一阵也好。
想想罢了,估计自己再也不会去上班了。

林亦含

还没看过小说。
发言与观点都挺朴实的小姑娘,生死的事,看得很清澈,谈话的方式也很能触动我。
然而,这个世界关于作者的讨论太过无聊了。
就像是语文老师在教你做阅读分析一样,可怕且功利。

雨水主义

每次快落雨的时候

我丧失了语感

集体则丢失羔羊

在起风的季节

皮鞭放在青草上

我们溜进蒙古包里

把从黄河里捕捞到的蛇

投入装满了长江水的铁桶中

你认为这里终究没有广阔和无垠

蜻蜓无法起飞

我则郑重宣布:

我从来就不会写什么诗

只写过你

Z

从屏幕上望见的那片麦田
是液晶闪烁的红和绿
气味是你烤出来的面包
芬芳是你

弱电流击穿恋爱
又被光纤维取代
0和1跳起舞来
步伐是我

想听你说一个量子和一颗苹果纠缠
想在纠缠中和你过完
所有余下的、眩晕的时空
直到我们能够真正——
没有心知肚明
没有巧克力
没有厌倦
没有坏

社会性

离群索居太久,感觉最近已经到了何人说话都会结巴的地步,就像每个字的形状和发音都不对。反思一下,主要是怯弱和敏感造成的,但又觉得,对目前的写作来讲,这种敏感是有必要的(当然也有可能是一种自我逃避的心理暗示)。

下雨

长沙已经下了半个月的雨了,天气预报说还要继续下,一直下到四月去。本地的朋友都很烦闷,上班真的很不方便,衣服也晾不干,不过我倒觉得挺稀奇的,印象中还没有过这样漫长雨天的体验,至少从楼上看,城市安静又清洁,众人身上的亢奋和激情也都冷却了,还蛮可爱的。

唾液

想起每天晚睡的时候

唾液就会分泌得有点多

就像蚂蚁拍打蚜虫的屁股流出了蜜来

就像你把春天

全部粗暴地倾倒进我的梦里

我无法拒绝亲吻

所有的枝桠也无法拒绝长出牙齿

大航海时代

我是一个船长

没有船

我行在宽广的河床上

没有水

饥饿的翠鸟飞来

从我清澈的皮肤上掠过

激不起什么波澜也无法捕捉心田的鱼群

芦苇是我孤寂的水手

他们在风里向我控诉

为何在这光荣的日子里

物质要繁华不朽

为何在这么光荣的日子里

看不见炊烟也看不见灯塔

Previous Page

Nex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