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郭沛文

Z

从屏幕上望见的那片麦田
是液晶闪烁的红和绿
气味是你烤出来的面包
芬芳是你

弱电流击穿恋爱
又被光纤维取代
0和1跳起舞来
步伐是我

想听你说一个量子和一颗苹果纠缠
想在纠缠中和你过完
所有余下的、眩晕的时空
直到我们能够真正——
没有心知肚明
没有巧克力
没有厌倦
没有坏

社会性

离群索居太久,感觉最近已经到了何人说话都会结巴的地步,就像每个字的形状和发音都不对。反思一下,主要是怯弱和敏感造成的,但又觉得,对目前的写作来讲,这种敏感是有必要的(当然也有可能是一种自我逃避的心理暗示)。

下雨

长沙已经下了半个月的雨了,天气预报说还要继续下,一直下到四月去。本地的朋友都很烦闷,上班真的很不方便,衣服也晾不干,不过我倒觉得挺稀奇的,印象中还没有过这样漫长雨天的体验,至少从楼上看,城市安静又清洁,众人身上的亢奋和激情也都冷却了,还蛮可爱的。

唾液

想起每天晚睡的时候

唾液就会分泌得有点多

就像蚂蚁拍打蚜虫的屁股流出了蜜来

就像你把春天

全部粗暴地倾倒进我的梦里

我无法拒绝亲吻

所有的枝桠也无法拒绝长出牙齿

大航海时代

我是一个船长

没有船

我行在宽广的河床上

没有水

饥饿的翠鸟飞来

从我清澈的皮肤上掠过

激不起什么波澜也无法捕捉心田的鱼群

芦苇是我孤寂的水手

他们在风里向我控诉

为何在这光荣的日子里

物质要繁华不朽

为何在这么光荣的日子里

看不见炊烟也看不见灯塔

电梯

我们去夜晚的天台喝酒

其实我不会喝酒

她跳下风

霓虹就点亮为星空

还抛下我,一个醉人

在她的粗糙穹顶下

在酒的河流里

挣扎、打滚、爬起、立正

稍息、立正、敬礼

避免不了,祖国的蝙蝠于夜里巡回

用超声波捕捉虫蚊

想要进化,就先退化

避免不了

楼岛

住在高楼上,风以每秒18.3米的速度刮过,会认为自己睡在孤岛上石头砌成的灯塔里,捂住耳朵,就知道探照灯在照向海洋,无数骇人的浪啊,在漆黑里翻滚,今晚也没有船归来。

规律

今天突然想到的,不知是否准确。
有天赋的创作者靠真诚,没天赋的创作者靠做作。不管道路是曲折还是平坦,最终都能比较准确地抵达各自偏好的欣赏者那边。

Previous Page

Nex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