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未分类

追梦人

现在似乎是一个人人都能追求理想的时代了,不过有件事情常常难以自觉,很多人追求的那些理想的实质,是在追求一种阶级差异。

杀与不杀

越意识到世界局势的复杂,就越觉得无力。

这种无力感,并不是你以扼住命运喉咙的姿态就能摆脱的,它和个人的命运不同,就像一阵《叫魂》里的妖术,是一种集体意识的洪流,所有人都只能漂浮其中。

喊非杀不可,或者喊不要杀,要和平,都凭一些嘴,都觉得自己正义又强大。你想得越多,越充分地理解他们各自的道理,你就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所以你成了弱的。

 

青年与海

事到如今,我也不清楚自己在和自己玩着一种什么样的游戏。这跑道越跑越长,步伐又越来越慢,一点小破事在情绪感官全开(以及穷困)的状态下都让你疼得要命,不过再看一遍《老人与海》之后,感觉稍微好了点。

欣慰

令人欣慰的一点是:在中国明明有数不尽的子民在习惯性地期待和崇拜圣君,但是一些有真正野心和魄力的家伙,却只对做自己诗歌/文学/艺术世界里的国王有兴趣。

看着那些出名的人们,吵吵闹闹地说着那么可怕绝望而不自知的话,真想自己是一只蚕,可以吐出丝来,把自己裹在茧里,什么都听不见才比较有安全感

献祭

想到一个自认为很恰当的比喻,“创作”这种行为有些类似于献祭。

祭品是你牺牲掉的那些东西,祈祷得到的无非是一点虚无神明的恩泽。

每个人都大致清楚,自己想从创作中得到的是什么,所以知道要把祭品献祭给哪个神。

牺牲在你的承受范围之内吗?神明什么时候显灵?或者说一定会显灵吗?你足够虔诚吗?

等等诸如此类古老的问题,对人来说真是至关重要又非常纠结的思考。

对神明来说呢?——不值一提。

深蓝房间

为什么AM04:30到AM05:30的房间会是深蓝色的?因为此时窗外的天是深蓝色的。

为什么此时的天是深蓝色的?手机上查,说太阳光透过大气层,会产生漫射。

我反倒觉得,也许是我脑海太深、太暗、太蓝了,海水倒灌了这房间。

Next Page